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销新闻 > 正文

营收大跌,云集如何自圆其说?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20-05-11T12:43:48 人气:4 标签:

中访网财经(朱婷婷)2020年已过三分之一。历经20年之久的中国电商,却依然处于行业洗牌的动荡阶段。尽管市场的流量红利空间,就像外面陷入冰点的气温,但这反而让主战场的争夺愈发火热。

3月24日,上市未满一年的会员电商平台云集发布年度财务业绩。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云集GMV增至352亿元,实现总收入为116.72亿元。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的统计口径,2019年全年,云集调整后的净盈利为440万元,而2018年全年则为净亏损为200万元。

根据财报,云集第四季度的主要财务指标情况如下:

1、营收为24.494亿元,同比下降45.15%;

2、GMV为110亿元,同比增长36.1%;

3、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第四季度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531万元,上一年同期为923.5万元;

在全年业绩方面:

1、营收为116.72亿元,同比下降10.3%;

2、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全年调整后的净利润为440万元,2018年为净亏损为200万元。

从年度营收的增速上看,云集结束了此前高速增长的态势,2019年还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云集在2019年实现营收116.72亿元,同比下降10.3%,这一数值在2018年和2017年分别是102%和401.7%

从季度营收的变化可以看到,云集2019年第二、三、四季度的营收下降明显,其第四季度营收为24.494亿元,同比下降45.15%,该数值在第二、三季度分别为5.9%和-10.1%,也就是说从第二季度开始,云集的营收增速就一路下滑。

在具体的各项业务收入上,云集第四季度的商品销售收入为21.25亿元,会员项目收入为1.46亿元,商城收入为1.69亿元,其他收入为966万元。

2019年,5月3日,云集成功上市,被誉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

实际上在拼多多成立之前,云集微店就已经问世了。据了解,云集微店运营主体为浙江集商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份,工商信息显示其法人代表为肖尚策。

从2016年1月7日开始,杭州滨江工商陆续接到多起关于集商网络通过“云集微店”平台开展经营活动涉嫌传销的举报,核查后发现“云集微店”平台开展经营活动过程中存在“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等行为。

监管部门认为,云集微店的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一些情形,属于传销违法行为。根据相关行政法规对集商网络做出了处罚,没收违法所得808万元,再罚款150万元,合计罚没958万元并上缴国库。

随即云集官微发布了肖尚略致店主的一封信,称为电商交了学费,并对云集微店进行了整改。不过“传销”的帽子实实在在的扣在了集商网络的头上。

在云集成立的早期,云集曾推出免费注册成为会员的模式,由此产生了早期“种子”会员。

大概在2017年初,也就是“传销风波”之后。 云集顺势推出购买“398元大礼包”即可成为会员的方式,同时发布了“云集奖金分配和晋升制度”。这让平台内的“会员消费语境”更为明确,也为云集筛选出了一大批的忠实用户。

也就是说,店主通过自用可以省5%-40%的钱,分享、邀请好友开店也都会得到一定的收益。关于具体的晋升条件和收益,简单地说,拉客越多,等级越高,则收益越大。现在,云集的会员增长方式得到进一步丰富和优化。消费者可以通过免费注册云集的“年卡”、“季卡”体验会员,在一定时限内无偿享受会员权益。

相比“社交电商”,靠微商起家云集更愿意强调自己的“会员电商”定位。上市之后,云集启动了“0元开店”会员体验计划,开始弱化手机开店赚钱,转而强调“购物享受批发价”,意味着云集开始弱化分销模式,向C端会员折扣电商转型。

回望刚刚过去的2019年的商业热词里,直播带货榜上有名。不过,虽然媒体报道众多,但其实直播带货自2017年就开始成为各大电商平台标配,2019年的这一波,大都是旧瓶新酒,本质上是通过造星来吸引流量。

“供给侧改革”已经成为了国家经济战略中的高频词汇,但电商平台与供给侧的生产者之间却长期仍然是品牌商与渠道商的关系。不时上演的 “二选一”争端,是这种关系与“供给侧改革”不甚和谐的信号。

2019年12月3日,一款名为“萤火虫”的高端洗护发产品在云集开卖。不到50分钟,其销售额突破100万元,当天销售总额达300万元;就在前一天,一款名为“好麦多”的奇亚籽谷物水果燕麦片,也取得了单日230万元的战绩。

再回过头来看云集的年报,商城业务是云集方面强调的重点,财报显示,该项收入在第二、三季度分别为5298.9万和8630.2万,增长迅猛的同时,商城业务也贡献了大量GMV,第四季度与商城业务相关的GMV达50亿元,占到总GMV的45%。

云集加码商城业务,一部分意图是将一些较为成熟、毛利较低的品牌转到商城平台,减少了其在物流、客服和运营人力等的方面的投入,从履约费用率的变化来看,云集收到了成效,其第四季度的履约费用为1.94亿元,履约费用率为7.9%,相比去年同期的8.4%和7.4%均有降低。

不过,履约费用率降低的同时,云集的整体经营费用率却呈现上升趋势,其第四季度经营费用率为27%,去年同期和上一季度分别为18%和22.9%。

在各项费用中,销售及市场费用率的上涨尤为明显,该项费率在第四季度为12.5%,去年同期和上一季度分别为7.7%和10%。

云集想讲一个中国版的会员制电商故事,对标对象是美国的超市巨头Costco,但这种对标有些勉强。

Costco模式的核心是,在减少商品SKU的同时把价格压到最低,用极高的性价比吸引顾客办年费会员,虽然在商品销售上毛利低,但相应的会员费成为主要的盈利来源。

云集的商业模式则综合了多种玩法,包括S2b2C模式、会员制度、社交电商、直销等,如今又通过商城业务增加了平台模式,这也是为什么很难用三两句话把云集说清楚的原因。

比起对标Costco,如何摆脱掣肘,找到新的增长引擎,或许才是云集的当务之急。

    营收大跌,云集如何自圆其说?:https://fcx120.cn/xinwenbaodao/3864.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